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迎來重大調整。12月6日,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兼CEO張勇發出內部信。內容顯示,戴珊將分管大淘寶業務,包括淘寶、天貓和阿里媽媽,而蔣凡負責全球速賣通等國際業務。戴珊拓寬分管權限,意味著阿里B端和C端電商業務將進一步互通。“更清晰”“更敏捷”“變革”等詞匯在阿里內部被反復強調,22歲的“大象”將如何在市場變化中起舞?

高層調整

若是仔細算來,距離上一次涉及戴珊的重要調整時隔僅3個月左右。

在8月23日,張勇發布內部信表示,戴珊將不再代表集團分管盒馬事業群。隨后,12月6日,戴珊的負責范圍又發生變化。據了解,戴珊作為集團總裁,將代表阿里巴巴集團分管大淘寶(包括淘寶、天貓、阿里媽媽)、B2C零售事業群、淘菜菜、淘特和1688等業務。

而蔣凡的分管內容也有調整。據介紹,蔣凡將分管全球速賣通和阿里巴巴國際站兩個海外業務,以及Lazada等面向海外市場的多家子公司。資料顯示,蔣凡自2017年12月起擔任淘寶總裁,并從2019年3月起同時擔任天貓總裁。在2019年12月,其分管阿里媽媽。

據了解,戴珊與蔣凡的業務任命將于2022年1月1日起生效。與此同時,內部信還提及,2022年4月1日起,已在阿里工作15年的武衛將不再擔任集團首席財務官,由集團副首席財務官徐宏接任。武衛將繼續擔任集團執行董事,并擔任集團董事會下設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成員。

張勇認為,此次調整的原因主要是在大的周期變化中,進一步升級企業的多元化治理體系,在各個業務領域用更清晰的戰略藍圖、更敏捷的組織面向未來,真正創造長期價值。

融合B、C端

事實上,在戴珊接管大淘寶業務前,其于2017年1月起擔任產業電商事業群總裁。資料顯示,該事業群包括了國內外批發業務阿里巴巴國際站、1688、全球速賣通、淘特和數字農業。在今年3月,戴珊擔任社區電商事業群總裁,負責淘菜菜業務。

因此,戴珊此次接手大淘寶業務,也意味著阿里的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兩大板塊將進一步互通。集團業務管理將不再以B端和C端進行劃分,而是分為“中國數字商業”和“海外數字商業”兩大板塊。

如今,不止阿里,拼多多、京東也頗為看重B端業務的重要和意義。一方面,隨著臺用戶體量逐步龐大,依仗新用戶帶來的增速已經可見“天花板”。以拼多多來說,財報顯示,2021年前三個季度,臺單季活躍買家新增數量從3580萬降至1740萬。而從全國電商消費來看,除去2020年因疫情帶來的增長,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6-2019年,快遞業務量同比增速從51.4%持續下降至25.3%。

因此,向B端供應鏈尋找盈利點成為電商巨頭在三季度財報中共同傳遞的信息。例如拼多多計劃將過去五年在營銷方面的重心更多地轉向研發,推動農業數字化。而承擔京東一體化供應鏈服務能力的京東物流,其在三季度的外部客戶收入占比超過50%。而阿里除了將三季度下滑的凈利歸因于在關鍵戰略領域如淘特、本地生活服務等加大投入,還包括了對商家采取了系列支持舉措。

精簡供應鏈路,提升產銷兩端的流通效率并降低成本,幾年電商通過直鏈生產端既是為了爭取更具吸引力的價格,也是寄希望于以單一營銷獲取流量之外,再尋找可持續的增長路徑。

零售電商行業專家、百聯咨詢創始人莊帥認為,阿里此次調整一是將原來分散的各自為政的零售業務進行整合,以應對激烈的競爭。其次,打通阿里生態的供應鏈體系也有利于其整合資源,提升效率并降低成本。“接下來阿里還會精簡組織。”他判斷稱。

扭轉被動局面

事實上就在數天前,市場便傳出阿里架構調整的風聲。據部分媒體報道,張勇正將權力下放給公司各業務部門總裁,擔任“迷你CEO”的角色,以便每個部門能夠更好地抵御競爭,重振低迷的銷售,重塑公司整體形象。對于該消息的真實,截至發稿,阿里相關負責人暫未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

不過,從7月起,阿里已經進行多次重大業務調整,包括俞永福分管高德、本地生活和飛豬組成的生活服務板塊,并擔任本地生活CEO;劉鵬擔任新成立的天貓超市和進出口事業群總裁;盒馬事業群總裁侯毅由向戴珊匯報轉為直接向張勇匯報。

將業務資源打通整合,或是縮短管理和決策鏈路來面對激烈的競爭環境,作為第一大電商臺的阿里,也不得不及時調整龐大身軀應對來自各個細分賽道的炮火。數據顯示,今年“雙11”,阿里銷售額增幅僅為8.5%,與去年同期的26%拉開較大差距,這一定程度上折射了阿里電商業務的增長急需新的引擎。

可以看到,在今年,不僅是美團、京東、拼多多這類老對手在重疊業務上施加壓力,字節跳動、騰訊等也在通過打通資源、簡化決策流程等方式悄然打通電商各個環節實現業務串聯。據了解,11月2日,字節跳動CEO梁汝波在內部信提及,今日頭條、西瓜、搜索、百科等業務將并入抖音,集團六大業務板塊負責人均向梁汝波匯報。隨即,12月2日,市場便傳出抖音已完成對潮流電商臺“抖音盒子”App研發的消息。

“有過人事工作經歷,長期主管2B業務的戴珊則對中國的企業市場和精耕細作更有感覺。而在國內用戶增長進入瓶頸期的當下,國際市場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因此也適合技術出身有過創業和谷歌工作經歷的蔣凡。”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究員趙振營認為,這一調整預示著阿里將在國際市場注重用戶增長,而國內市場則傾重于生態建設和企業賦能。(北京商報記者何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