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讀懂中國”國際會議(廣州)之后,廣州又迎來一場金融盛會。

12月3日—5日,國際金融論壇(IFF)第18屆全球年會在廣州南沙舉辦。此次會議以“全球挑戰下的可持續發展競爭、變革、合作”為主題。

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演化,對世界經濟、社會、生活均造成巨大影響。全球供應鏈受阻,國際能源、食品和資產價格高企,通脹壓力上升,都為經濟復蘇帶來巨大不確定。

在此種情況下,世界經濟將走向何方?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粵港澳大灣區國際金融樞紐將如何建設?三天時間里,全球財經領導者、商界專家學者就上述議題展開討論,在碰撞中擦出思想火花。

未來經濟將有五個新特征

與會專家指出,當前世界經濟發展存在不穩定。

“我們的世界正在經歷各種振動,除了經濟的振動,還有其他領域的振動。經濟復蘇在不同的國家中非常不衡。與此同時,我們看到有8900萬人口會重新回到極端貧困的境地,這是我們亞太經社委員會的數據。”聯合國副秘書長兼亞太經社委員會執行秘書阿里沙赫巴納說。

國際貨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表示,世界經濟下行的風險十分明顯,雖然全球復蘇在2021年仍在繼續,但是現在遇到越來越多逆勢,同時也有一些非常明顯的斷層,最新預計全球2021年的增長為5.9%。她認為經濟復蘇的速率在各地有著很大的差異,發展中國家的復蘇是相當快的。

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各國人民的前途命運越來越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發展是人類社會的永恒主題。在這樣的關鍵節點下,如何理解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IFF學術委員會主席、復旦大學特聘教授黃奇帆認為,新發展格局中,以內循環為主,至少意味著未來經濟運行將會有五個新特征:我國將形成更具韌、更有質量效益和更加安全的工業體系;從高度依賴外循環國際市場轉向更多依賴內循環國內市場、依賴國內經濟循環體系;由追求產品市場高效流通為主轉向追求要素市場更高效率配置轉變;科技自立自強,從基礎研究到技術開發,再到產業化的創新鏈條將更加順暢;人均可支配收入對GDP的占比將有較大幅度的提升。

“以內循環為主的新發展格局,不是‘內卷’‘躺’,而是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是要形成內外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格局。”黃奇帆說。

國際金融論壇(IFF)學術委員、中國國務院參事湯敏則認為,推進新發展格局可讓生產、生活必需品的產業鏈、供應鏈向西部地區轉移,還要充分利用跨境電商和新零售模式進一步打開國際市場。

有觀點認為,一些供應鏈被外國大公司牢牢掌握,部分國家還要對從中國轉移產業鏈的行為進行補助。對于這種情況,該如何應對?

對于這一問題,湯敏以位于廣州的SHEIN(希音)公司為例,指出企業如果能像SHEIN(希音)一樣,把生產鏈、銷售鏈和品牌掌握在自己手中,特別是充分利用跨境電商、網紅帶貨這些新零售、新模式,傳統的服裝業也可以打開巨大的市場。

“短短的幾年里頭,我們也看到了信心,也看到了中國制造的新希望。”湯敏說。

大灣區要注重城際公共交通建設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要“建設國際金融樞紐”。

“想要成為國際金融樞紐,在加快人民國際化方面,應該邁出更大的步伐。”在IFF副理事長兼秘書長、世界銀行原副行長、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副行長祝憲看來,從國際化程度上看,香港和澳門有優勢,特別是從港澳的市場經濟的慣例和制度上來講,很多做法和國際對接得更為緊密,大灣區要利用好這一點。

中國已經正式加入RCEP,正在申請加入CPTPP。有觀點認為,加入CPTPP的影響或將比加入WTO的影響更加深刻。祝憲也認為,大灣區應抓住RCEP、CPTPP的機遇,提前布局,在制度開放上邁開更大步伐,要進行主動的改革。

“香港市場長期獲得國際投資者認同,怎么樣用好特別是香港股票市場和其他基金市場,是一個很大的機遇。”IFF的副理事長、香港特別行政區財政司原司長梁錦松也表示,大灣區應該創新利用好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在考慮批準SPAC,未來或許可迎來更多內地公司到香港來融資,加之利用深港通、滬港通、債券通等,將國內金融市場和香港接軌,從而有利于國內的經濟金融資產和全球接軌。

梁錦松提到,全球疫情讓生命科技發展加速,要考慮怎樣聯合去吸引、聚集全球的生物科技的人才到大灣區,也要利用香港吸引國際的資金,在深圳吸引國內上市企業,共同聚合資源參與大灣區生命科技產業發展。

今年,橫琴、前海兩個合作區建設方案重磅發布,標志著橫琴、前海開發開放再提速,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駛入快車道。

在IFF副理事長,澳門特別行政區經財司原司長梁維特看來,“橫琴方案”明確指出,發展現代金融產業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的重要抓手,將充分發揮澳門對接葡語國家的窗口作用,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臺;而“前海方案”也提到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支持將國家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政策措施在前海合作區落地實施。兩套方案將共同助力大灣區金融業發展邁上新的發展階段。

“隨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開局起步,橫琴深合區將為我國金融業的創新發展提供一個試驗田的作用。”梁維特認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之于我國而言,是風險可控、試錯成本較低的區域,如果新發展模式于此被證明具有可行,就能迅速擴大到整個大灣區,服務國家戰略。

金融之外,祝憲還特別提到,“大都市群”是國內外區域經濟發展的趨勢,大灣區應大力發展各城市之間的公共交通,爭取實現大灣區都市群工作生活一體化建設。

“我幾次來廣州,廣州和佛山為什么一體化?就是因為有了公共交通,你可以住在佛山到廣州上班。”祝憲建議,如果大灣區能做更多類似規劃,讓人在一線城市工作,在離工作地不遠的都市圈居住,這樣才能吸引更多人來大灣區。對此,大灣區更要注重城市間的公共交通建設。

推動粵港澳金融深度融合發展

在共建國金融樞紐過程中,廣州將如何發力?

“廣州金融業比如說小額貸款等做得比較好。我們怎么樣根據市場,根據大灣區產業發展需要來設計金融產品、金融模式,這個非常重要。”湯敏認為,雖然對比北京、上海,廣州金融發展相對較弱,但從大灣區的角度來看,港澳金融實力強勁,可以通過這種互補來推動廣州金融的發展。

據廣州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邱億通介紹,廣州市《關于貫徹落實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意見的行動方案》66條措施,其中47條已完全落地或正在推進。

“加強粵港澳金融合作,推動粵港澳三地金融深度融合發展,進一步暢通經濟‘血脈’,對于推動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金融樞紐意義重大。”邱億通說,廣州將在推進重點項目和臺建設、跨境人民業務創新、大灣區綠色金融等互聯互通、粵港澳金融人才交流合作等方面積極發力,推動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金融樞紐取得新突破。

今年4月,廣州期貨交易所正式揭牌成立。邱億通表示,廣州將支持建設完善廣州期貨市場及配套期貨產業鏈,打造風險管理中心。

“落地廣州,落地南沙,廣州期貨交易所非常愿意,也應該主動融入大灣區的建設,我們要跟深交所和港交所共同搭建引領粵港澳大灣區金融樞紐建設的三個極點,來發揮金融基礎設施的作用。”據廣州期貨交易所總經理朱麗紅介紹,廣州期貨交易所首批品種有兩個備選的產品,第一個是工業硅,主要是跟新能源、光伏發電有關的產品;第二個是叫綜合商品指數期貨。這兩個產品將填補中國期貨市場產品上的空白,正在加快研究。

作為會議的舉辦地,與會專家也看到了南沙的機遇。

梁維特認為,南沙在粵港澳大灣區推進知識產權領域的國際合作和相向企業往來的過程中應該大有可為。具體可考慮結合澳門中葡商貿合作服務臺的定位,建立知識產權全鏈條保護的服務體系,為雙方地區企業走向對方市場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助力我國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構建。

■觀點

國際金融論壇(IFF)大會主席

周小川:

推動疫苗作為全球公共品迫在眉睫

當前彌合疫苗接種的鴻溝,推動疫苗作為全球公共品,盡快提升疫苗全球可得和接種率,是最迫在眉睫的全球挑戰。如何保持全球供應鏈暢通和有韌,保證超常規的經濟刺激政策穩推出,保護全球經濟邁向持續穩定復蘇,正在考驗著全球,尤其是主要經濟體和經濟政策的制定者。

在全球共同應對的任務清單上,還有諸多項目需要持續加倍努力,在應對氣候變化的風險,減少生物多樣的損失上需要全球共同攜手,促進綠色低碳轉型,并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及時的資金和技術支持。

IFF學術委員會主席、復旦大學特聘教授黃奇帆:

大灣區將形成具有全球經濟力的產業鏈集群

通過擴鏈、補鏈、強鏈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鏈集群,在那些條件相對較好的地區如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長三角和成渝雙城經濟圈,將形成一批空間下高度集聚、上下游緊密協同、供應鏈節約高效、規模達萬億級的具有全球經濟力的產業鏈集群。

在這個過程中,處于頭部的企業不僅要占據產業鏈供應鏈的關鍵環節,還要在全球價值鏈中占據更加有力的位置。與此同時,廣大中小企業會致力于專精特新,努力成為嵌入到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隱形冠軍。(南方日報記者吳雨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