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人社部、中央網信辦、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共同發布了《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以下簡稱《標準》)。自此,薇婭李佳琦等主播,也有了需要嚴格遵守的行業標準?!稑藴省访鞔_指出,從業人員要“嚴控質量”。業內人士直言:未來帶貨主播在直播間語言不規范、產品質量不佳等情況將得到改善。主播及商家必須及時學相關法律法規、遵守相應的職業操守,以免被罰時才大夢醒來遲。

主播職業技能標準出臺

人社部、中央網信辦、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共同發布了《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根據定義,互聯網營銷師是在數字化信息臺上,運用網絡的交互與傳播公信力,對企業產品進行營銷推廣的人員,分為選品員、直播銷售員、視頻創推員、臺管理員四個工種。

其中,選品員、直播銷售員、視頻創推員三個工種設五個等級,分別為:五級/初級工、四級/中級工、三級/高級工、二級/技師、一級/高級技師。

作為頭部帶貨主播,李佳琦薇婭們想要獲得一級/高級技師的等級,也并非唾手可得。需具備以下條件方可申報:取得本職業或相關職業二級/技師職業資格證書(技能等級證書)后,累計從事本職業或相關職業工作3年(含)以上,經本職業一級/高級技師正規培訓達規定標準學時,并取得結業證書。取得本職業或相關職業二級/技師職業資格證書(技能等級證書)后,累計從事本職業或相關職業工作4年(含)以上。

同時,申報也需進行鑒定。鑒定方式分為理論知識考試、技能考核以及綜合評審。其中,綜合評審針對技師和高級技師,采取審閱申報材料、答辯等方式進行全面評議和審查。

2020年7月6日,人社部聯合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正式向社會發布了互聯網營銷師新職業信息,其中,在“互聯網營銷師”職業下增設“直播銷售員”工種,帶貨主播成為正式工種,李佳琦和薇婭們也正式轉正了。但轉正后不能沒有職業標準,如今這一新職業的國家職業技能標準終于出爐。

職業守則要求從嚴

在直播帶貨迅猛發展的同時,行業內虛假宣傳、數據造假以及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等亂象一直頻生。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中,對從業人員的職業道德做出了嚴格要求,其中“嚴控質量”四個大字格外醒目。

職業守則明確要求從業人員:“遵紀守法,誠實守信。恪盡職守,勇于創新。鉆研業務,團隊協作。嚴控質量,服務熱情。”

頭部主播們在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正屢屢“翻車”。日,薇婭李佳琦就曾深陷“歐萊雅全年最大力度促銷”事件,因歐萊雅品牌方宣傳李佳琦薇婭直播間為“全年最大力度”后,又出現更低價格,導致不少消費者質疑主播、品牌方虛假宣傳。相關問題在黑貓投訴中的集體投訴量高達32349條。

此前辛巴售賣“假燕窩”事件、薇婭“田園主義全麥面包”事件等,也都讓消費者們對本應值得信賴的頭部主播產生了一定的質疑。

2020年3月31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了《直播電商購物消費者滿意度在線調查報告》。報告指出,消費者的主要擔憂則表現在“擔心商品質量沒有保障”和“擔心售后問題”。據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2021《“雙11”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稱,“雙11”促銷活動期間,消費負面信息主要集中在直播間價格爭議、虛假發貨等方面。

此外,此次出臺的互聯網營銷師國家職業技能標準,也對主播們的職業技能提出了不少要求。例如,應掌握計算機知識、營銷知識以及產品基礎知識等,還需掌握相關法律法規知識共計22條。

告別草莽時代

在直播行業高速發展的同時,《標準》的出臺對整個行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上海商學院數字商務中心執行主任娜日認為,《標準》的出臺是非常及時而且必要的。直播作為我國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賦能工具,已經延伸至各行各業,演化成為新的行業生態鏈。帶貨主播作為直播+行業生態鏈的重要窗口,經過野蠻增長,到了需要規范的階段,包括道德規范、專業規范、話術規范、行為規范、品控規范等,要盡快促進直播+行業生態鏈良發展。

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究員趙振營也表示,職業技能標準的出臺一方面可以提醒主播,高影響力也伴隨著一部分責任,也有利于主播慎重思考直播過程中的操守底線;另一方面也可避免劣質貨品拉低顧客對主播帶貨的信任度,避免波及整個行業的發展。

此外,主播們未來也需要不斷自我完善,才能適應日新月異的直播電商行業。趙振營認為,“隨著職業技能標準的出臺,直播帶貨的野蠻生長時代將會結束,結合國家金稅四期的落地,帶貨主播在直播間語言不規范的情況、產品質量不佳等問題都將得到改善”。主播及商家必須及時學相關法律法規、遵守相應的職業操守,以免被罰時才大夢醒來遲。

“今后可能會產生行業的垂直主播,他們不僅掌握產品的功能,還熟悉產品的生產過程、物流運輸等過程。”娜日表示,商家們也需對標規范標準,加強自身產品建設和社會責任意識,遵紀守法,把控好產品質量關,將直播作為重要的試驗田,樹立臺思維,以用戶為中心,重視消費者的體驗,以更好地適應市場。(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藺雨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