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連續出臺了《免洗紅棗》(GB/T26150-2019)、《駿棗》(GB/T40492-2021)、《灰棗》(GB/T40634-2021)三個標準,針對免洗紅棗、駿棗、灰棗的術語和定義、分類、質量要求、檢測方法、檢驗規則、判定規則、標簽、標識和包裝、運輸、貯存等內容做出明確界定。這使消費者在購買紅棗時終于有了一桿“秤”。專家認為,我國紅棗消費市場將迎來一場優勝劣汰、治劣褒優的變革。

標準缺失讓消費者“迷航”

“紅棗等級標準的標識太亂了,連我這個長年在網上購物的‘火眼金睛’買紅棗時也常常無所適從。”李女士是一位高校老師,注重養生的她酷愛在網上購買各種保健養生類食品,紅棗一直是她的最愛。然而李女士告訴記者,她在網上購買紅棗時卻屢屢在等級標識前“迷航”。

李女士說,目前網上的紅棗專賣店鋪天蓋地,每次在網上選購紅棗時都感覺自己陷入了等級標識的“迷霧”之中:六星、五星、四星、三星、二星、一星;特級、一級、二級、三級、四級、五級;特A級、特B級、特C級;特等、一等、二等、三等;五鉆、四鉆、三鉆、二鉆、一鉆……不僅等級標識讓人眼花繚亂,紅棗價格更是大相徑庭。“沒辦法,我只能選擇全國龍頭企業的產品,因為害怕被一些小品牌給糊弄了。”李女士說。

來自上海的劉先生也有同樣的消費體驗。劉先生一家都喜歡吃紅棗及其系列產品,然而他自己每次購買紅棗時,無論是在網上還是在線下實體店購買,都會被等級標識搞得一頭霧水,各種星、級、等、鉆……不同品牌的等級標識和價格都不一樣,讓他感覺無從下手。他曾選擇價格低但等級標識看著比較高的產品,但他還從來沒有碰到過質優價廉的“餡餅”,這些價格低的產品即使標著炫目的“頂級”等字樣,其質量和食用時的口感卻是一言難盡。嘗試了數次以后,他現在也是只選擇大品牌的產品了,即使價格貴一些,但覺得放心。

連日來,記者實地采訪調查了鄭州市多家食品批發市場以及多家全國網絡購物臺上的數百家紅棗店商,發現的確如李女士和劉先生所說,紅棗等級標識混亂問題普遍存在。記者采訪了數十名紅棗消費者,大部分人都表示目前紅棗等級標識混亂已經嚴重影響了他們對紅棗產品質量優劣的判斷,也影響了他們的消費信心。

一顆紅棗牽涉20年援疆大計

在紅棗行業有著這樣一句話:世界紅棗在中國,中國紅棗在新疆。目前,我國紅棗種植面積、產量均占到世界的98%以上,年產紅棗已突破1000萬噸,人均年消費量達7公斤。新疆紅棗就占全國總產量的45%以上,十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60%,新疆原棗及粗加工消費比重約90%,深加工為10%,貿易流向已形成新疆生產、滄州集散、南北分銷的局面。

早在1996年,新疆紅棗種植面積還不足1萬畝,價格每公斤2元尚無人問津。恰逢當時援疆政策提出,作為紅棗的發源地的河南新鄭,開始向新疆送早苗、派人員、送技術、建企業,通過品牌化運作,全面拉開了產業援疆的序幕。新疆紅棗產區主要集中在新疆南疆環塔里木盆地區域,該地區曾是新疆發展最為落后的地區,覆蓋了新疆27個貧困縣中的21個。20多年的堅守,創造了10萬“豫軍奔新疆”的恢弘場面。

現如今,放眼整個南疆,北至天山腳下,南至昆侖山麓,西至帕米爾高原,東到羅布泊遺址,圍繞整個塔克拉瑪干沙漠周邊,凡是有雪水澆灌的地方都種植了大量的棗樹。截至目前,新疆紅棗種植面積已達1000萬畝,參與紅棗種植的人數高達100萬人。在2008年至2021年間,憑借新疆優良種植條件及地方政府的積極引導,紅棗已成為促進新疆農戶增收的“致富果”,紅棗產業逐步發展壯大為與棉花“白色經濟”分庭抗禮的“紅色經濟”。

然而,年來隨著我國紅棗產量的逐年增加,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價格波動幅度較大,且缺乏權威的價格指引。特別是2014年以來,新疆棗樹大規模進入豐產期,但由于缺乏正確的標準指引,一度追求量的發展而忽視了質的提升,在供應穩定及下游消費增長放緩等因素作用下,2016年紅棗價格已經從每公斤50元回落至10元-20元。2017年到2020年,紅棗行情也不容樂觀,紅棗價格仍在低位徘徊。據統計,2017年,新疆棗田承包費用比2016年下降了60%,紅棗種植戶開始出現大范圍的虧損,嚴重打擊了棗農的積極。

作為《免洗紅棗》《駿棗》《灰棗》三個國家標準的主要起草人,也是把新鄭灰棗引進新疆的“紅棗司令”,全國人大代表石聚彬告訴記者,目前南疆紅棗產量占全疆產量的90%、全國產量的44%,所以紅棗國家標準的出臺會將新疆真正的優質紅棗推向全國,這是牽涉到援疆20年產業的大計。

國標出臺促紅棗消費有序

紅棗等級標識為何如此混亂?這種情況對紅棗消費市場和紅棗經濟到底有何影響?紅棗國家標準出臺,對我國未來的紅棗經濟意味著什么?

12月3日,河南省消費者協會副秘書長王中勝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過去我國紅棗等級標識混亂的主要原因在于紅棗界缺乏統一的國家標準,其實不同品種的紅棗,品質大相徑庭,市面上豐富的紅棗品種和良莠不齊的質量,不僅讓消費者眼花繚亂,也直接關系到眾多棗農和棗企的收益,甚至關系到中國西部大開發和“一帶一路”的經濟發展戰略。

現在國家連續出臺《免洗紅棗》《駿棗》《灰棗》三個國家標準,可謂是紅棗消費市場和消費者的福音,未來,紅棗消費將由標識混亂、惡競爭狀態逐漸走到健康有序的競爭秩序中來,這就要求紅棗經營者必須要規范市場行為、創新經營模式。對于棗農而言,要按標準種植、精準種植,解決紅棗出路;對于企業而言,要實現精準采購、標準采購,從而帶來更高的效益;對消費者而言,真正實現其明白消費、健康消費、品質消費。

河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標準化處一級調研員劉萬軒告訴記者,標準是生產經營交易的技術依據?!睹庀醇t棗》《駿棗》《灰棗》等國家標準的發布實施,將有力引領企業標準化生產,有效規范市場主體行為,切實保護消費者的權益,并可作為發展紅棗期貨、促進棗產業可持續發展的有力支撐。

劉萬軒同時提示消費者,在選購紅棗產品時,一定要仔細查看標注的執行標準,挑選嚴格執行相關國家標準的產品,不買無標產品。(記者耿記安)